外国文学(二)斯丹达尔和《红与黑》

发布于 2020-03-03  155 次阅读


1概述
2斯丹达尔3巴尔扎克4狄更斯&勃朗特姐妹档8S0.
5|陀思妥耶夫斯基。

司汤达?斯丹达尔?·斯丹达尔(Stendhal,1783-1842)法国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人,原名亨利·贝尔(Marie-Henri Beyle)。

斯丹达尔是贝尔170多个笔名中最重要的一个,他以此名传世。

自称“米兰人”的作家 家乡是法国东南部的格勒诺布尔

母亲祖籍意大利

格言:“不自由,毋宁死”

斯丹达尔的外祖父是一个医生,他是法国启蒙运动的拥护者,热爱伏尔泰等启蒙作家,热爱自由思想。斯丹达尔从小受到外祖父的培养,得到启蒙思想的熏陶,爱好文学。他很早就阅读勒伏尔泰、孟德斯鸠、卢梭的作品,对卢梭特别崇敬,视其为“思想最高尚、才能最伟大的人物”。他的童年是在法国大革命中度过的,深受时代气氛的感染,同情法国大革命,拥护共和政体。他所相信的格言是:“不自由,毋宁死。”

仇恨父亲

斯丹达尔的父亲是个富裕的律师,信仰宗教,思想保守,拥护波旁王朝,敌视法国大革命。他生性沉默寡言,对孩子非常冷淡和严厉。在斯丹达尔的母亲死后,他把孩子交给了一个天主教神父的家庭教师管理,一心要把他培养成一个保皇党人和天主教徒。斯丹达尔恨透了父亲的反动、顽固、自私和贪财,也恨透了那个神父,称他是暴君、伪君子。在雅各宾专政时期,他父亲列为反革命嫌疑分子被捕下狱,他毫无怨言,认为完全应该。

热爱数学

1796年,斯丹达尔上中学,这所学校是大革命时代的产物,目的是培养热爱共和的新一代。斯丹达尔最敬重的数学老师格罗是雅各宾党人,他培养了斯丹达尔对数学的爱好和科学的求实精神。斯丹达尔热爱数学,认为一切学问都存在虚假,惟有数学例外。

斯丹达尔爱好数学,还受到拿破仑影响。1793年,24岁的拿破仑在雅各宾党军队中担任炮兵上尉,他把数学用于炮战,命中率很高,把英国侵略军赶出了法国南部军港土伦,挽救了法国和革命。拿破仑就此崭露头角。

追随拿破仑从军

斯丹达尔梦想勇敢和冒险,希望追随拿破仑成就一番事业。他在拿破仑的军事部谋到一个职务。后跟随拿破仑的大军转战整个欧洲,1812年随军进攻莫斯科。莫斯科大火留给拿破仑一座空城,1814年拿破仑失败,被放逐厄尔巴岛。斯丹达尔脱离军队。

定居米兰,使用Stendhal笔名

1814年波旁王朝复辟,斯丹达尔认识到:“像我这样一个到过莫斯科的人,在波旁王朝的法国除了受屈辱外不会再有别的。”于是他离开巴黎,定居意大利米兰,在那里住了7年。

在米兰,他读书、旅行、欣赏意大利音乐美术,正式从事写作。他的第一部作品是音乐家传记《海顿、莫扎特、梅达斯太斯的生平》(Letters on Haydn,Mozart and Metastasio,1815)。1817年他出版了著名的游记《罗马、那不勒斯、佛罗伦萨》(Rome,Nap/es et Florence),第一次使用了斯丹达尔的笔名。

巴黎写作

1821年,意大利烧炭党人的起义遭到镇压,斯丹达尔因与烧炭党人有来往而被奥地利警察驱逐出境。为此他离开米兰,回到巴黎。

从1822年开始,斯丹达尔匿名为英国报刊撰写巴黎的通讯报道,对法国政治社会要闻和思想文化动态,进行深刻的剖析和押击。1822年出版心理分析论著《论爱情》,1824年出版音乐家评传《罗西尼的一生》,

1825年发表了著名的文艺评论集《拉辛与莎士比亚》。1827年出版了第一部小说《阿尔芒斯》(Armance),

1830年发表了长篇小说《红与黑》,它标志着斯丹达尔文学创作的最高峰,此书成为法国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作,使斯丹达尔成为法国现实主义文学中一个重要的代表人物。

《红与黑》的背景及情节

小说根据一则新闻报道改编1827年12月《法院公报》刊载一起谋杀案。一个名叫贝尔德的青年家庭教师,做了主妇的情人。在事情败露后,出于怨恨和绝望,家庭教师杀死了主妇。

This case was the seed for Stendhal's novel.

复辟时期锯木厂主的儿子于连(Julien Sorel)跟西朗神父学会了拉丁文,凭着他能够熟背拉丁文圣经的本领,他到维立叶尔市长德·瑞那先生家当家庭教师,不久与市长夫人发生了恋情。事情败露后,他由西朗神父介绍,进了贝尚松神学院学习。

在神学院,他隐瞒自己热爱拿破仑的观点,以虚伪取得成功,得到神学院院长彼拉神父的赏识。彼拉神父在神学院受到教会特务组织耶稣会的排挤,离开神学院时,把于连介绍给巴黎保皇党的重要人物,大贵族德·那·木尔侯爵当私人秘书。

于连在侯爵府办事勤勉,获得侯爵信任。他与侯爵的女儿玛蒂尔德有了私情,玛特尔怀孕后,侯爵只得承认既成事实,准备给他一块地产使他成为贵族,并为他谋得票骑兵中尉的军职。

德·瑞那夫人受到牧师的怂恿,写了一封告发信给侯爵,说于连是专门靠引诱良家妇女,猎取财产和地位的骗子。于连的野心破灭了,在教堂入口处,他开枪打伤了德·瑞那夫人,被法院判处死刑。德·瑞那夫人在他死后三天也死去。

《红与黑》文本细读

一天早晨,神甫和于连在侯爵的图书馆里处理那桩没完没了的福利莱诉讼案。

“先生,”于连突然说,“每天和侯爵和夫人一起吃晚饭,这是我的一个义务呢,还是人家对我的一种厚爱?”

“这是莫大的荣幸!”神甫生气地说,“院士N.先生十五年来一直百般讨好,却从未能替他的侄子唐博先生争到过。”

“对我来说,先生,这却是我的职务中最难以忍受的部分。我在神学院里也没有这么厌倦。我有几次看见连德·拉默尔小姐都在打哈欠,她倒是应该对她们家的朋友的殷勤习以为常的。我真怕睡着了。求求您,让他们允许我到哪一家无名小店里吃四十个苏一顿的晚饭吧。”

神甫是个真正的暴发户,对和大贵人共进晚餐这种荣幸非常看中。正当他竭力让于连懂得这种感情时,一阵轻微的声音传来,他们转过头。于连看见德·拉默尔小姐在听。他脸红了。她来找一本书,什么都听到了;她对于连有几分敬意。“此人不是生来下跪的,”她想,“不像老神甫。天主!他真丑。”晚饭时,于连不敢看德·拉默尔小姐,她却亲切地和他说话。那一天人很多,她要他留下来……

为什么于连觉得在侯爵府的晚餐厌倦 ?

本身party就是无聊的,政治对社会生活的影响,

波旁王朝(843-1792.9)

法兰西第一共和国(1792.9-1804.12.2)

法兰西第一帝国(1804.12.2-1814.1.3)

波旁王朝第一次复辟(1814.5.2-1815.3.13)

法兰西第一帝国复辟(1815.3.20-1815.6.22)

波旁王朝第二次复辟(1815.6.22-1830.7.29)

七月王朝(1830.7.29-1848.2.24)

这些出场人物的性格、行为举止以及彼此之间的关系都与当时的历史状况密不可分。时代历史政治与社会条件以从前任何一部小说,以至任何一部文学作品——除了那些仅有政治性及讽刺性的作品以外——所没有过的详尽、真实的形式穿插于情节当中。本书以悲剧形式自始至终、完全彻底地将于连·索莱尔这样社会地位低下的小人物的生活纳入具体时代背景之中。从时代背景的角度描绘人物命运,这是一种全新的、极为重要的表现手法。
——埃里希·奥尔巴赫

于连人物形象分析

于连:平民反抗英雄
小说中作者多次称于连为“英雄”、“我们的英雄”。于连是个头脑敏锐,意志坚强,高傲自尊的青年。他出身平民,崇拜拿破仑。他满怀英雄气概,充满英雄幻想,却生不逢时,生活在王政复辟时期。尽管他用尽种种手段想打入上流社会,然而都失败了。当他发现他的种种追求都毫无意义时,他放弃了卑鄙的手段,不愿向现实社会妥协。

走狗——叛逆的英雄——反抗时代的英雄

《红与黑》的艺术成就

一、传记小说

斯丹达尔小说在叙述方法上,基本上是按照传记的规则来写小说的,叙写个人生活史,对主人公的一生作较为详尽的叙述。它以个人经历组织故事,安排情节,尽可能地描写人的性格、气质,“在轶事中刻划个人,在传记中表现时代”。(勃兰兑斯《十九世纪文学主流·法国的浪漫派》)。

个人生活记录-
描写生活细节
在铁事中刻画人物

二、心理描写

斯丹达尔擅长心理描写,这是他塑造人物的一大特点,也是他的人物成功的一大因素。
丹纳说,斯丹达尔是这个时代和任何时代里最伟大的心理作家。法国近代文学史权威朗松说,斯丹达尔是一位人类心灵的观察家。
斯丹达尔可谓人物心理描写的大师,他以自己独具的匠心,开创了心理小说这一类型,以至有人把他称为心理小说家。

传统心理描写

他的眼睛的表情,就给了他若干的困难。在这些地方,人们的眼睛低垂,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他自语道:“和我在维立叶尔时期的预料是如何的不同呀!那时候我想我生活着,我只是为生活准备着。最后,我走进了人世,我发现了真理,我的周围站满了真正的仇敌,直到我演完我扮演的角色。”他再说道:“多么大的困难呀!每分钟都在假冒为善。就令古代的大力士赫克里斯在这样的环境里,都要使他的工作失败。……”他忧郁地暗自说道:“在这里一点也学不到什么。……他们所说的种种道理,不过是混淆人们的耳目,把像我这样的疯人,推到陷阱的深处罢了。唉!唉!(后略)

传统心理描写vs现代心理描写

1、斯丹达尔的心理描写是有规律有逻辑的心理活动,前面都冠有“他想”“他说”“他自语道”等引导语。现代心理描写完全是意识和无意识层的心理意识的自然流动和闪现,近似呓语,读者看到的是人物主观意识的活动,内心世界混沌迷乱,没有规律和逻辑的活动,更不会出现引导语。

2、斯丹达尔心理描写不同于现代心理描写的第二个特点是,人物的心理活动被限制在叙述人物的生活史与社会环境中,小说体现的是人物行动的因果关系,从行动追溯到内心动机,而不是像现代心理描写那样,把人物的意识活动直接展示给读者。

三、政治倾向

斯丹达尔的小说在思想内容方面的一大特点是具有鲜明、突出的政治倾向,政治性强,政治色彩浓。这种政治倾向也成为其小说与其他作家创作的一大区别与标志。有人也把斯丹达尔的小说称之为政治小说。

“若是你的人物不谈政治,那就已经不是1830年的法国人了,你的书也就不再是一面镜子,像你所要求的了。”
——《红与黑》

象征

象征革命 象征教会
代表资产阶级革命时期 代表复辟时期
象征法国的红军装 象征教士的黑袍
象征热情 象征阴谋象征

于连向德·瑞那夫人开枪,血染教堂, 象征玛蒂尔德身着黑色丧服,吻于连被砍掉的头。

最后更新于 2023-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