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研究(二)梵刹类诗歌

发布于 2020-03-03  176 次阅读


小引

经始兴广果寺题恺法师山房诗

江总

息舟候香埠,怅别在寒林。竹近交枝乱,山长绝径深。
轻飞入定影,落照有疏阴。不见投云状,空留折桂心。

第二讲 梵刹类诗歌

一、初盛唐佛刹类诗歌的主题

禅宗佛法盛行

二、盛唐开始的转型:佛刹与境

三、贾岛与新的风格及诗僧群体的书写类型化

四、书写废寺

一、初盛唐佛刹类诗歌的主题(古体)

游天竺寺

崔颢

晨登天竺山,山殿朝阳晓。

厓(一作涧)泉争喷薄,江岫相萦绕。

直上孤顶高,平看众峰小。

南州十二月,地暖冰雪少。

青翠满寒山,藤萝覆冬沼。

花龛瀑布侧,青壁石林杪。

鸣钟集人天,施饭聚猿鸟。

洗意归清净,澄心悟空了。直接悟,和六朝趣味有些相似

始知世上人,万物一何扰。

登嘉州凌云寺作

岑参

寺出飞鸟外,青峰戴朱楼。

搏壁跻半空,喜得登上头。

始知宇宙阔,下看三江流。

天晴见峨眉,如向波上浮。

迥旷烟景豁,阴森棕楠稠。

愿割区中缘,永从尘外游。

回风吹虎穴,片雨当龙湫。

僧房云濛濛,夏月寒飕飕。

回合俯近郭,寥落见远舟。

胜概无端倪,天宫可淹留。

一官讵足道,欲去令人愁。

一、初盛唐佛刹类诗歌的主题(以下近体)

酬晖上人秋夜独坐山亭有赠

陈子昂

钟梵经行罢,香床坐入禅。

岩庭交杂树,石濑泻鸣泉。(缺乏禅意,写的太实)

水月心方寂,云霞思独玄。(创新)

宁知人世里,疲病苦攀缘。

晖上人独坐亭

萧条心境外,兀坐独参禅。

萝月明盘石,松风落涧泉。(萝月松风不定之物)

性空长入定,心悟自通玄。(回归佛教,没东西写了)

去住浑无迹,青山谢世缘。

方回:盛唐人诗,多以起句十字为题目,中二联写景咏物,结句十字撇开,却说别意,此一大机括也。

冯舒:首二句出题,千古常规也。大历后结句必紧收,已前则不必,而自妙贴,自开创。

纪昀:初谐律声,明而未融。以存诗体之源流则可,以为定式则不可。

无名氏:一般景物入初唐之手,便尔高迥,此时代之别也。

宿赞公房

杜甫

杖锡何来此,秋风已飒然。

雨荒深院菊,霜倒半池莲。(互文)

放逐宁违性,虚空不离禅。

相逢成夜宿,陇月向人圆。

方回:赞公谪居秦州,即在长安贼中时。大云寺长老也。尝有四诗。宿其房,今又于陇郡相逢也。乾元二年己亥,年四十八矣。

查慎行:赞公世外人,乃复撄世网,故诗中多感叹意。

钱湘灵:首句起下谪置之案。

何义门:末句应来此。

纪昀:结得轻妙。

无名氏:苍凉矫健,是公独步。

二、盛唐开始的转型:佛刹与境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极状山寺深僻幽静,篇法句法字法入微入妙。“毒龙”。佛喻砍心也,用以收局,不失释氏面目。此与《登辨觉寺》诗,何如狮子捉物,象兔俱用全力耶?汪道昆曰:五六即景衬贴荒凉意,“咽”字、“冷”字工。

《唐贤清雅集》:“古木”一联远写,“泉声”一联近写,总从“不知”生出,渐次行来,已至寺矣,故以“安禅”收住。构局炼句与《山居秋暝》略同,超旷稍异,乃相题写景法。

过香积寺

王维

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

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

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

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

登辨觉寺

王维

竹径从初地,莲峰出化城。

窗中三楚尽,林上九江平。

软草承趺坐,长松响梵声。

空居法云外,观世得无生。

方回:此似是庐山僧寺。二四形容广大,其语即无雕刻,而“窗中”、“林外”四字一了数千里,佳甚。

纪昀:五六句兴象深微,特为精妙。

《唐诗解》:摩诘梵刹诗率以了悟见赏,此则景象弘远,声调超凡,登眺中绝唱。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首叙寺宇原为佛地,次写登寺之景,三咏登寺之事,结言禅心空寂,觉有所得,见登寺之益。眼界开旷,舌峰秀丽,非深于禅理,不能语语造微入妙如此。黄家鼎曰:次联真豁然大观。

题破山寺

常建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

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

万籁此俱寂,但余钟磬音。

方回:三四不必偶,乃自是一体、盖亦古 诗、律诗之间。全篇自然。

冯班:字字人神。

纪昀:通体谐律,何得云古诗、律诗之间?然前八句不对之律诗,皆谓之古诗矣。兴象深微,笔笔超妙,此为神来之候。“自然”二字不足以尽之。

沈德潜:鸟性之悦,悦以山光;人心之空,空因潭水:此倒装句法。通体幽绝。

游开元精舍

韦应物

夏衣始轻体,游步爱僧居。

果园新雨后,香台照日初。

绿阴生昼静,孤花表春余。

符竹方为累,形迹一来疏。

钟惺《唐诗归》:最深最细,细极则幽。

《唐诗成法》:首句游理游情,中四皆从首句生出。三、四可游之时,五、六写游,承前四无痕,写景不泛,得清静之味。结率。

沈德潜:“绿阴”二语,写初夏景入神,“表”字尤见作意。

三、贾岛与新的风格及诗僧群体的书写类型化

送无可上人

贾岛

圭峰霁色新,送此草堂人。

麈尾同离寺,蛩鸣暂别亲。

独行潭底影,数息树边身。

终有烟霞约,天台作近邻。

《四溟诗话》:逊轩子曰:凡作诗,贵识锋犯,而最忌偏执;偏执不唯有焦劳之想,且失诗人优柔之旨。如贾岛“独行潭底影”,其词意闲雅,必偶然得之而难以句匹,当入五言古体,或入仄韵绝句,方见作手。而岛积思三年,局于声律,卒以“数息树边身”为对,不知反为前句之累。其所为“二句三年得,吟成双泪流”,虽曰自惜,实自许也。不识锋犯,偏执不回,至于如此!

送无可上人

贾岛

圭峰霁色新,送此草堂人。

麈尾同离寺,蛩鸣暂别亲。

独行潭底影,数息树边身。

终有烟霞约,天台作近邻。

冯舒:腹联奇句。

冯班:长江用思极苦,然出语自远。

纪昀:第四句太费解。又云:五六句盖生平得意之语,初读似率易,细玩之,果有幽致。

《重订中晚唐诗主客图》:对法妙(“麈尾”二句下)。此等李洞诸人皆不能道,非不及其诗,不及其精于禅也。此为师生平得语,须思其得意处安在(“独行”二句下)。

三、贾岛与新的风格及诗僧群体的书写类型化

怀智体道人

贯休

把笔怀吾友,庭莺百啭时。

唯应一处住,方得不相思。

云水淹门阃,春雷在树枝。

平生无限事,不独白云知。

送思齐上人之宣城

林逋

林岭蔼春晖,程程入翠微。

泉声落坐石,花气上行衣。

诗正情怀澹,禅高论语稀。

萧闲水西寺,驻锡莫忘归。

赠文兆

释惠崇

偶依京寺住,谁复得相寻。

独鹤窥朝讲,邻僧听夜琴。

注瓶沙井远,鸣磬雪房深。

久与松萝别,空悬王屋心。

桃花寺

赵师秀

旧有桃花树,人呼寺故云。

石幽秋鹭上,滩远夜僧闻。

汲井连黄叶,登台散白云。

烧丹勾漏令,无处不逢君。

四、书写废寺

经废宝庆寺

司空曙

黄叶前朝寺,无僧寒殿开。

池晴龟出曝,松暮鹤飞回。

古井碑横草,阴廊画杂苔。

禅宫亦销歇,尘世转堪哀。

《诗式》:发句切废寺入,上句“黄叶”,下句“无僧”,系从废寺设想。颔联赋物,“龟出曝”、“鹤飞回”见寺已废,不见人,只见池上龟、松间鹤而已,句奇而趣。颈联陚寺宇,“碑横草”、“画杂苔”见一种圮毁之象。落句有凭吊之意,上句是进一步写法,言寺本方外所居,何与人间事,而亦有废兴之感;下句是放一句结法,言寺犹如此,尘世之盛衰不重堪叹耶?“转”宇与上“亦”字对照。

经废宝庆寺

司空曙

黄叶前朝寺,无僧寒殿开。

池晴龟出曝,松暮鹤飞回。

古井碑横草,阴廊画杂苔。

禅宫亦销歇,尘世转堪哀。

方回:此必武宗废寺之后有此诗。句句工,尾句尤不露。

冯舒:首联“经废”。

何义门:此假废寺以寓天宝乱后,两都禾黍,百姓虫沙。落句即仲宣之《七哀》也。文明,大历才子,当论其世。

纪昀:六句如画。结拓开,好。

幻灯片17

山寺

杜甫

野寺残僧少,山园细路高。

麝香眠石竹,鹦鹉啄金桃。

乱石通人过,悬崖置屋牢。

上方重阁晚,百里见秋毫。

经废寺

顾况

不知何世界,有似处南朝。

石路无人扫,松门被火烧。

断幡犹挂刹,故板尚支桥。

数卷残经在,多年字欲销。

寺院的诗大体都要写出寺院景观的清幽、佛教教义和修行的意义及对大德的赞叹。

随着时事的变化,寺院也成了世事变迁的一面镜子,寺院颓败、僧人流离,照出离乱、衰败与永恒。

贾岛、宋初晚唐体诗人、南宋四灵及诗僧群体,是一个独特的诗世界。

最后更新于 2023-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