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四则

发布于 2018-10-17  525 次阅读


学院组织了一场微小说大赛,题目不限但需积极向上,200字内,略改结尾以适投稿所需。

《洗手》

他进省城念书,父亲从农村跟到学校。

“爸,天太晚了,你快走吧”他有些懊恼。

父亲坚持把行李扛入寝室,寝室并没有人,儿子缓缓舒了口气。

“没处洗手啊,别人都是插卡取水。”

父亲找了一圈,如获至宝:“走吧儿子,我找到不用插卡的地方了!”

父亲不知道,那是卫生间的小便池。

红外感应到父亲伸入的枯黑手掌,缓缓流水。

“儿子你多试几次就够了。”

他没说话,偷擦眼泪,拉父亲回寝。

那天,他用所有的矿泉水为父亲洗了手脚,父亲也哭了。

《恶魔》

儿时我救了一只恶魔,为了报答,他会给我的人生提供选择,但不能反悔。

后来母亲生命垂危,恶魔说只要我放弃律师去经商,母亲便可获救。

再后来,我成了公司的大老板,可公司深陷危机。恶魔说母亲和公司只能留一个,我思量许久。

一年后,家中传来噩耗,可那晚的聚会照常行进着。

恶魔不断引导我,使得生意十分出色,但其他人却说从未见过这恶魔。

可是尖角红眼獠牙利齿很好认啊,就像……

等等,这镜子里的,是谁?

《造诗》

老张的诗多次被退,他决定求助老李,明明半斤八两,他咋总上杂志?

“天下文章一大抄。”老李叼着烟,丢出一本《诗选》。

“这页折上,再随机翻一页,前后各取一半。”

“黑云挂扣在空中…是掌心的汗水?”老张迟疑着。

“有诗味。”

“黄土乱积成坟墓,是眼眸的泪滴?那个人,痛饮着愁与伤!”老张一气呵成。

老李巴掌一拍:“好诗!速投!”

成名后的老张与老李较起了劲。

半年后,二人相互揭发,均被杂志社列入黑名单。

《演讲》

他全程低头走向讲台。

他步调拘谨,相貌丑陋,观众窃窃私语,他视而不见,微笑向观众鞠躬。

“瞧他吧,肯定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他们安静了。他时而慷慨激昂,时而凝重叹息,观众们目光集聚,心潮起伏。

演讲结束,掌声雷动。他仿佛没有听到掌声,缓缓走下讲台。

一位年轻人问他:“您如何做到心无杂念?一开始观众们兴趣缺缺,您为何从容不迫?”

“我深度近视,耳朵也不太好使。”他说,“我看不清,也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

最后更新于 2023-0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