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七)

发布于 2018-08-06  260 次阅读


三人分别当天,导员去新疆,大姐姐回青海,我明天启程。

早饭强行塞下一个汉堡和一杯豆奶,第一次觉得德克士好实惠,后来才知道是自己胃太小。

北禅寺的空中楼阁意外封路,我们匆匆赶去,又匆匆浏览了山脚的几个道观,现在已不记得里面供奉着什么神像,只记得里面养着十余条慵懒的土狗,与世无争,颇有得道升仙的感觉。第一个走的是大姐姐,在车站挥手后三人变成了二人,我们决定去东关清真大寺看一看。

大门前方高杨国旗,让我想起了先前去的土楼观,红黄标语上同样写着宗教为社会主义服务的大字。进入大门,阿訇正在看不见的地方领着诸多信徒做礼拜,声音洪亮,不时拉出神仙般的悠长颤音,一句无法领会的我看着信徒们跪拜,站立,鞠躬,并无特别想法,但本着尊重少数民族宗教和风俗习惯的新时代好青年思想,我没有也不敢做出任何不敬的举动,停留一会,便离开了。

与导员合影分别,把最后一个人也送走,我能从门外看见他在二楼电梯顶层即将消失的身影。想起大姐姐今早随口问的我住哪,心里又是一阵感动。滴滴去万达附近的青旅,被司机打趣道,你真机灵啊。我问怎么了,司机说,这里才新建不到一个月,你倒会挑地方啊!看来西宁人的直爽和东北人有几分相似。

夜里在大街上散步,看到一个抱着婴儿乞讨的母亲,一个领着四五岁姑娘在卖薰衣草香包的回族母亲,走过三条街之后,我突然鬼使神差的回了头,给婴儿的母亲一些零钱,又买了两个大号薰衣草香包。深夜了,谁都不容易,我们连彼此的脸都无法看清。现在一闻到香包,我还能记起那个小姑娘和母亲身上浸染的香气。

这就是我为什么不肯给大妈一元钱,却宁可走回三条街去照顾两位母亲的原因。

最后更新于 2023-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