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二)

发布于 2018-08-01  157 次阅读


从北京站换乘三条地铁转移到北京西,感叹北京人民的勤劳与数量之多,买地铁票进站需要等半小时以上,地铁和扶梯速度明显快于长春。这里不适合养老,现在看来长春倒是适合颐养天年,东北经济发展的慢节奏、高纬度赋予的温和空气,北漂啊,那不属于我的人生。

车站一个姑娘长得很像同学,坐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哭着,对着背包里外翻找,看来是车票丢了,以陌生人的身份祝福你顺利找到。

三个大妈陆陆续续挤满房间,其中一个把机关枪口对准了我。她是地道的北京人,从自己七十年代石油工人的工作史一路倾诉到两个女儿与一个女婿、附加一个女儿同学的留学工作生涯,两代人六十余年的历史,自她口中压缩成一小时畅谈。

大妈告诉我:人得有运气,它在关键时候往往很重要;还得有勤奋和自律,记住没?“记住了”。

北京人就是不一样。

邻铺的另一个大娘感叹说我很瘦弱,用流利的方言告诉我多锻炼,多吃,多喝水,千万不要吃安眠药。人生的大道理听过无数,身体也有很多人关心,现在我想感谢你们这些陌生人们。除了自己的直系亲属,身边绝大多数人都不希望你过得比他们好,只是小时候傻,没有发现而已。也幸亏你们是陌生人,如果是亲属,那一定是笑里藏刀、绵里藏针的假心话。

晚上八点十八分,被膝盖后侧伤口疼醒。这块带血的淤青是北京站一个姑娘行李打的,或许是公主气质集于一身,不屑于向我做任何形式的道歉。姑娘,这伤口打在腿弯,不止腿痛,我对你的素质更为心痛。

最后更新于 2023-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