缄默

发布于 2018-06-28  230 次阅读


过了这么多光景,你也该明白一些道理:哪有那么多人让你倾诉?

他们都说自己了解并愿意倾听你的喜怒哀乐,是真的吗?

你有什么理由去相信“说出来就会更好受”这种人人都可张口而出的鬼话?

我拥有一枚埋在皮肤中的黑色胸针,你渴望的眸子同我说能否欣赏它,它犹豫了十四秒后划破皮肤,夹带着殷红鲜血与碎肉,赤裸裸的与你相见。你嘬了口唾沫说,你不喜欢这些恶心的东西。

我口中有两根足以穿破脸皮的长针,只要不去微笑,时刻保持冷漠,它们便会完好的躺在口中,不去伤害我。两年后,我拒绝了医生建议我拆除钢针的建议。留着也好,当你想倾诉的愿望呼之欲出的时候,它会冷静的悬在口中去告诫你不要做,否则它们将穿破喉咙、刺破面颊,用与那枚胸针同样的方法来翻出绚丽的血花儿。

我订机票时说,首都航空虽然最便宜,可是网上的评价几乎都很差。

她说,花着低价还想要高价的服务的人儿们 。

多亏了微信的新功能,我得以慌乱的撤回消息。无意反驳,也无力去让自己在反复的消息中愈加难过。当我有意发表自己想法的那一刻,我就注定要承担后果,不守护好自己的胸针与长针,如若受伤,花时间默默吞掉吧。

走路的时候我在思考,我在过着一种怎样魔幻的人生啊!每天都有某种追求与信仰,而当它们以某种程度败坏消失的时候,我顿觉迷茫,对它们的态度突然从极力追求变得可有可无。于是我每天都在思考“所有东西都无意义时,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那不要紧,没意义便要创造意义,让自己肉体感受疼痛,等待伤口出血、结痂、缓慢愈合,不断循环这些过程来让自己见证活下去的理由:等伤口好起来。

我立马买了首航的机票,很便宜,一千零九十,然后匆匆关闭界面。

我不就是穷吗?

十九岁,我晓得。

为了一张票斤斤计较,追了半个月的价格,每次都希望能再降一些,再将一些。

还要追求原本就不应得的服务?我允许自己剥夺自己的第二项权利:莫要异想天开。

不要幻想,不要说出想法,免得你这脆弱的心渗出血滴。

对了,回去的四千公里我不打算坐飞机了。

坐火车,还是硬座的。

死不了嘛,那我能有多大屁事?

我花低价,自然不能享受高价的服务,无意追求。

所以我打算坐火车了。

比飞机还便宜。

所有内容不接受反驳,如果读者不希望我伤害自己的话。

抱歉,我很难控制自己情绪。

我已经很努力的憋出这些文字,留给自己好的坏的回忆。

最后更新于 2023-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