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知道你帽子里藏了什么

发布于 2018-06-17  157 次阅读


初见你戴帽子,那是一顶无任何纹饰的大红鸭舌帽。你娘亲送给你,你却不想收留这个红家伙。她苦口婆心的劝你:“留着吧,不然晒头皮“。你笑了笑,不置可否。你把它置放在木柜上,它就那样高傲的挺立着,仿佛在证明自己,定会陪你度过余生。“如果你不低头,我一定不会低头。”它暗自许诺。

你终究让这顶帽子失望了。自戴上帽子起,你的头便很少抬过。

你有两个母亲,一个哺育你成人的娘亲,一个用泥土筑成的母亲。这土,一半是来自东北农村腥臊的黑土,另一半是城市中掩埋钢筋骨骼的混凝土。

你娘亲将你赶出了家庭,你母亲用伤痕精心雕琢你健硕的身躯。你说,岁月不过二十年,但你已老的不成样子。

你也不是没法选择另一种生活,成为一名画家、音乐家,书法家。你打开床底的暗箱、角落里布满灰尘的老式木柜,装入这些引以为傲的画作、乐器、字帖,天知道你有多痛苦。那痛觉是无形的、任何人都不能觉察到的迹象,像被抢了娃娃却无人哭诉的姑娘;在阴沟里疯狂呐喊但无人关心的野杜鹃……你把他们从左心房搬到右心房,这一挪就是几十年。

那顶帽子呢?任职第一天就被擦得乌黑,第二天在机油里沐浴,一个月后已被所有人遗忘掉。是的,它不重要,连过客都算不上。你眼中的过客虽是匆匆浮面,倒也能充实这众生相中的一面。这帽子,若不是他帮你忆起,你怎会记得?

“还在混社会。”你禁不住发泄起来。

“同你一样。”他想这样说无法说出口,最后换成“能活着就好啊”来宽慰你这个不幸的人。

“真是这样。活着就是幸福。”你欣然接受这种观点,让他在轻轨旁思考良久。

结婚二十一年后,你戴上一顶更精致的鸭舌帽,黑色偏釉蓝。你为了逗他开心,拾起多年不吹的古琴和长萧,吹奏一小段悠扬的曲子。

他一眼就注意到你这顶帽子,因为印象中你已经多年没在家里戴过了。

“你怎么突然戴帽子?”他说。

“头发都掉没了,天天戴帽子卖豆腐,都习惯了。”你声音短促,似乎很想结束这段对话。

他早已晓得,再问一遍有何用处?你帽子里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令人心酸。

可那空的地方,都是你血与汗的见证啊!

他这个混蛋没有什么能给你的,只能祝你节日快乐,以及重新适应二人世界的婚姻。

最后更新于 2023-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