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孤独》中的女性形象浅探

发布于 2018-06-16  134 次阅读


《百年孤独》中的女性形象浅探

摘要:《百年孤独》描写了布恩迪亚家族七代人的百年发展,引发了人们对拉美地区人情风俗的关注,这片古老神秘的土地上充满着诡谲和驳杂的元素,《百年孤独》中的女性也以一种独特的风格与气质在旷阔的叙事背景中留下了一抹抹或灰暗或鲜亮的色彩。本文旨在分析和探索《百年孤独》中不同女性的形象特征,从中引申出落后、原始的拉美土地上女性的发展的状态,揭露出作品中女性的孤独和最终走向悲剧命运的本质,从而对作品进行不同角度的理解。

关键词:《百年孤独》;女性形象;悲剧命运

一、永恒的追求与探索

在《百年孤独》中,原始的拉美民族与外界的抗衡与妥协贯穿始终,从第一次奥雷里亚诺上校见识冰块的时候,到第六代人生了猪尾巴,对现代文明的试探不仅仅一直困扰和激发马孔多的男人们的神经,也在女人们的身上有了一些印证。地母般慈爱长寿的乌尔苏拉便是一个典型,她守望着这个百年家族的发展,她是第一代筚路蓝缕开辟道路的人,发现了与外部联系的道路。年轻时的乌尔苏拉勤劳坚韧、身材娇小、活力充沛、严肃不苟,这些美好的品质一直在她的生命中没有改变。等到她老了双目失明的时候,她可以暗中记下东西的位置和人们的声音,显示出了不服老的精神。乌尔苏拉用乐观坚强的信念和朴实的真知灼见,打理着逐渐衰落的布恩迪亚家族。第二代的雷梅黛丝善良单纯、长相美貌,她的出现为布恩迪亚家族添加了明亮的色彩,丈夫布恩迪亚上校有了朝气和对人生的追求,互为情敌的丽贝卡和阿玛兰妲因为她的孩子而言和。而丽贝卡和阿玛兰妲作为布恩迪亚家族中个性最鲜明的两位女性,她们敢爱敢恨,用一生去追寻和坚守自己内心的纯粹的爱情。奥雷里亚诺第二代的贵族妻子费尔南达的出现则在一段时间内抬高了女性的地位,她的女儿梅梅和阿玛兰妲·乌尔苏拉甚至走出了马孔多、与外人结合,试图主宰自己的人生,成为了“新女性”的代表。这些女性有着不同程度的自我的意识,尽管许多的追求与探索终究成为了一把孤独的灰烬,她们闪过的光芒和散发的热度却足以照亮布恩迪亚家族阴郁的百年历史。

二、悲凉的孤独与寂寥

即便是乌尔苏拉这样的坚韧果敢的女性,最终也逃不掉孤独的牵绊,她生活的时间十分漫长,见证了一代代布恩迪亚人的荒唐和寥落,以及整个家族的日渐衰退。男人们永远精力充沛,第一代布恩迪亚孜孜不倦地投入磁铁迷狂、天文演算、炼金幻梦以及见识世上奇观,热情消退后陷入古怪的孤独之中,乌尔苏拉最后要用菜刀勉强地收拾丈夫的胡须。后面几代人大抵相似,女人们被需要的时候大多只是男性需要延绵后代,出现生理需求的时候。女性被男性支配,被时光消磨、在整个以男性为主导的家族显得无足轻重。布恩迪亚家族的养女丽贝卡,在对外人的恐惧与抵制中吃泥土为生,杀死丈夫以后,封闭自己吃墙灰、吮着指,头发掉光、头上长着苔藓,用一种可怖决绝的对外界的抵抗维护者内心残存的幼年记忆。俏姑娘蕾梅黛丝美貌惊人,她有无数的追求者,却绝不放纵情欲,她表现出与世人格格不入的怪异,最终这个天使一般的女子裹着床单飞向了天空。她纤尘不染,却充满了孤独、深谙世事,早慧的结果便是一条孤独到底的路,因为克制卷入尘世的欲望、无论是身体或是精神都无可与人交流。费尔南达则坚守着与生俱来的文化上的原则,她行房后起床必戴羊毛皱衬领、吃饭守着原来家庭所有的仪式、说话拐弯抹角,这一切都使得她与周围格格不入,最终丈夫索性离开和情妇同居。费尔南达在马孔多的文化割裂和守旧的习性,使她也陷入了孤独。最后一代女性阿玛兰妲·乌拉苏尔接受了西方教育,集中着家族几乎所有女性的优点,她回到马孔多小镇,企图通过自己的学识去改造马孔多,却在一年里也没能举办一场宴会、交到一个朋友,她最终还是回归了家庭,向现实妥协。而可贵的是,最后一代的阿玛兰妲的孤独是觉醒的状态,她不再像前人一样在一团非理性和无意识中消沉或撞得头破血流。男人们和女人们都是孤独着的,然而他们的孤独并不相通,女性的孤独是没有尽头的,即便是工业文明到来,女性也依然很难确立自身,马孔多小镇的衰亡更使得这一层孤独显得分外沉重。

三、无望的性与爱

布恩迪亚家族的女性对血亲都有一种天生的依赖和亲近地情感,家族里的每一代人仿佛天生存在着隔膜,然而因为希望交流、得到内心的慰藉与补偿,便从亲情的路上转向了另一种模棱两可的情感。这样古怪的心理支配下,每一代都会有兄妹、姑侄乱伦的事情发生,然而这又是病态的,“猪尾巴”的诅咒像一个幽灵一样贯穿在七代人的心中。直到最后一代阿玛兰妲·乌拉苏尔与侄子陷入性爱的癫狂与亢奋中,生下了带猪尾巴的婴儿,最后被蚂蚁吃掉。他们排斥外来的文明,就连受到外来文明熏陶的阿玛兰妲也退回了野蛮的状态,在骨子里的迷失感支配着整个家族的命运。第二代阿玛兰妲阻止丽贝卡的婚姻,然而皮埃特罗拜倒在她的裙下时又畏缩不前,她确实有勇敢精神,可是面对一个个追求者又到惶恐和焦灼。因为她是在孤独的布恩迪亚家族中生长的、自幼便缺乏爱的情感、在漫长的等待中她已经不寄希望于爱情,然而又希望用爱情来坚固自身的软肋,作为对孤独命运的某种形式上的抗争和蔑视。与此同时,被婚期受拖延的丽贝卡折服于哥哥何塞·阿尔卡蒂奥身上野性、不羁的雄性气概,两人一拍即合,结果婚后净是纵欲的生活,丽贝卡杀死了自己的哥哥和丈夫后,继续开始吃土。一直在边缘、被人称为“婊子的”比拉尔·特尔内拉为了一个男人从十四岁等到二十二岁,在这个过程中,她逐渐从一个妙龄少女变成一个皮肤起了皱褶、乳房被掏空的老妓女,她的情欲都被与其他男子寻欢作乐的夜晚磨灭了。因为孤独已经抵达了她们可见时空的尽头,贫乏的生活中总是需要一些慰藉的,而在马孔多、在那片原始未开化的土地上,女人有的只是青春和男人,接下来的便是漫长的等待了,性可以短暂牵绊住一个男人,并且疏导生理的欲望;而爱是不可以期待的,归根结底,一代一代传下去的孤独都是缺爱导致的。在男权统治下的领域,女性期望着确立自我、寻找自我,她们尝试自然的结合,找到一种情感以确立自我,在一番折腾后,又意识到了不可能;像丽贝卡和阿玛兰妲这样欲望被压制的女性便不得不以一种极端的形式表达出来,施虐与他人或是自我虐待,其实最终发现,这也是徒劳而已。无望的爱与性也是她们无望的、被支配的生活和命运,更是马孔多的命运。在这一切结束后,人性与爱还在绵延,被迫融入工业文明马孔多销匿了无望的等待。

四、结语

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以往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最狂热的坚贞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瞬息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百年孤独》中的女性天生被浓稠得化不开的悲剧色彩笼罩着,融化在马孔多和拉美民族被文明放逐的苍凉与寂寥的生命底色中。她们个性迥异、贯穿在男人们和马孔多的时空之间,然而都无可避免地被孤独的宿命击败,那些内心滋长的阴郁和反抗,以及一代又一代疯狂的、充满着原始生命力的交合,都鲜明地展现着她们在布恩迪亚家族的执着追求,因为有了这些女性,这部经典的作品更加丰富多面、耐人寻味,也为我们回望和解读拉美民族的历史与文学提供了另一个维度。

参考文献

[1]加西亚·马尔克斯.《百年孤独》[M],范晔译.海口:南海出版公司,2011(6).

[2]邢蕾.《百年孤独》中的女性形象[J].郑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5,27(02).

[3]张颖. 《百年孤独》代表性女性形象解读[D].浙江大学,2014.

[4]宋怡岭. 《百年孤独》中的阿玛兰妲:爱的无望与性的缺失[D].河北大学,2014.

[5]李维.《百年孤独》中女性形象的孤独情结表现及探索[J].文教资料,2011(17).

最后更新于 2023-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