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阿卡奈人》

发布于 2019-10-21  168 次阅读


摘要

《阿卡奈人》是古希腊作家阿里斯托芬于公元前425年的一部喜剧,该剧的中心思想是主张和平,反对内战。阿里斯托芬采用夸张泼辣的手法表现生活,抨击社会弊端,集中反映了以下社会和政治问题:宣扬反战情绪,强调内战的非正义性、提倡和平主义、讽刺好战之人、抨击直接民主制弱点等。

一、《阿卡奈人》内容概要

《阿卡奈人》创作与于公元前425年,正值雅典与斯巴达内战时期,阿卡奈人不知战争的起因,在公民大会上反对与斯巴达议和,阿卡奈农民狄开俄波利斯便请求主和派安菲忒俄斯代表自己与斯巴达人单独签订30年合约,阿卡奈人知晓后随即用石头惩罚狄开俄波利斯。狄开俄波利斯以和平为由为自己辩护,使阿卡奈人分成两派,主战派请来拉马科斯,没想到两人扭打起来,拉马科斯以失败告终。随后的辩论中狄开俄波利斯再次获胜,他开放私人市场,生意兴旺。酒神节来临,拉马科斯奉命戍边,受伤而归;狄开俄波利斯赴宴归来,酩酊大醉。剧中情景看似荒诞不经、充满戏谑口吻,但处处体现着作者对战争的讽刺。

二、《阿卡奈人》中的政治思想

(一)对雅典“上邦政策”的批判

《阿卡奈人》上演于酒神节,而剧本本身以公民大会开场,随后转向一幕幕场景:乡村酒神节、欧里庇得斯家中、和平市场、大酒盅节……可以说,该剧本身就是生活的重构,能在公众面前如此讽刺和隐喻,可见阿里斯托芬的高明与幽默。在剧中,阿里斯托芬对雅典的“上邦政策”有意无意的进行了暗讽,如:“诗人劝阻了这些,便给了你们许多益处,他还指出盟邦的人民如何接受’民主统治’。因此,他们现在才从那些城邦带着贡物来给你们,他们是一心要来看这位最优秀的诗人呀,这诗人竟敢在雅典人中说正义的话。(641-645)”此段在“民主统治”方面存在歧义,这里的“民主统治”,阿里斯托芬并未指明是本国人的统治还是雅典的民主统治,若直言“雅典的民主”,他可能再一次遭到《巴比伦人》上演后“诽谤城邦”的指控。

此外,诗人也在攻击时任当权人克勒翁,克勒翁是民主制的领导人,他于6个月前怂恿雅典公民大会处决密提林人民,次日决定处死首要人物千余人,雅典的严厉政策与“上邦统治”可想而知,既然盟邦的人民认为诗人说的是真话,并想亲自来看看诗人,就说明这句话是在暗喻雅典的公民大会如何恶劣地统治盟邦,而不是说他们自己的民主如何腐败。

(二)讽刺雅典民主制度

阿里斯托芬对雅典政治制度的讽刺也在多处有所体现,如“对了,有一件事儿我想起来就高兴,那就是克勒翁吐出的五个塔兰同。(4-5)”此处的“吐出”即“呕出”,类似的粗词在《骑士》当中相当常见,尤其用来讽刺政治上的贪污腐败。召开公民大会前,狄开俄波利斯指出,主席关们厚颜无耻,不仅来晚了,还要抢占最好的座位,而雅典一些公民在市场游手好闲,常把公民大会搞得乌烟瘴气,为躲避涂粉的细绳子(21),他们又不得不去,这就从侧面反映了直接民主制的弊端,百姓对公民大会持以“赶鸭子上架”的态度,狄开俄波利斯主和的希望自然就破灭了。相比于懒散的城邦公民们,狄开俄波利斯在参加公民大会前“头一次洗脸(17)”,虽然他说“头一次”是为了搞笑,但对政治事件的严肃态度明显比其他人严肃得多,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他对目前政治制度下公民态度的不满。

(三)反战与和平

阿里斯托芬在《阿卡奈人》中并没有明确提出“和平主义”的问题,他提出的问题是,如果能够用很小的代价换得和平,继续作战对利益的影响,但就《阿卡奈人》来说,他更倾向于和平。从主战派被主和派打败、狄开俄波利斯打败拉马科斯和拉马科斯最终败北,我们可以看出作者明显倾向和平的一方,尤其在退场一段,狄开俄波利斯与拉马科斯不断进行对比,一个被长矛刺中,一个宴饮享乐;一个被石头砸晕,一个大肆饮酒……阿里斯托芬用夸张滑稽的语言诠释了“反战”的严肃主题。当然,阿里斯托芬的反战并不是反对所有战争,而是反对内战。作为一位雅典公民,他同样希望振兴、恢复雅典的国力与政治。

在第五场和第六场中,作者别出心裁的将和平与战争放在一起对比,狄开俄波利斯准备去赴“大酒盅节”宴会,而拉马科斯却准备去守关口。五六场中间的“第二和唱歌”里,歌队称赞了狄开俄波利斯的成功,将和平与战争时期的生活进行对照,把“战争”当成了一个要酒疯的醉汉来描写:“他生来就是个酒疯子。当我们拥有一切好东西时,他却闯进来制造出一切坏东西,掀[桌]泼[酒打[架]斗[殴],我还三番五次邀请他:躺下来,端起这个友谊的酒杯,干一二杯!”他竟变本加厉,烧掉我们的葡萄桩,硬是从我们的葡萄园里倒出了酒浆。”因此,“当我们拥有一切好东西时”既是描述战前的生活状况,即“我们的日子正过得幸福美满时”,又是在形容具体的一次宴饮,即“我们正在享受美酒佳肴时”。相应地,“制造坏东西”,既是指战争突然爆发,制造出各种灾难;又是指战争闯进宴饮,像醉汉一样发起酒疯来,一语双关,可谓精妙绝伦。

三、结语

《阿卡奈人》的情节既荒诞又现实、严肃且幽默,从中我们可以欣赏阿里斯托芬独特的才情与高超的话语技巧。它所反映的战争与反战、和平与对抗的艺术内涵也成为了研究当时雅典政治局势的珍贵资料。可以说,《阿卡奈人》并非浅陋的政治隐喻作品,而是一部经典的、复杂的、蕴有深刻内涵的作品。

参考文献

[1]龙怀珠. 荒诞而现实, 滑稽而严肃——《阿卡奈人》喜剧艺术琐议[J]. 宝鸡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1999(1):39-41.

[2]田可欣. 浅析歌队在《阿卡奈人》中的突出作用[J]. 大众文艺, 2018(5)

[3]阿里斯托芬. 《阿卡奈人》笺释[M]. 华夏出版社, 2012:299-305

[4]罗念生. 罗念生全集,阿里斯托芬喜剧六种[M].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4:31-35

[5]黄薇薇. 阿里斯托芬的申辩——《阿卡奈人》插曲第628—658行解析[J]. 现代哲学, 2011(5):69-74.

最后更新于 2023-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