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五)

发布于 2018-08-04  167 次阅读


早起四个半小时车程,头在座位上东倒西歪,终于熬到下车。在车上时全程阴天,时不时还会下雨,我一度以为今天的茶卡计划会泡汤,到达地点时,天公奇迹般的作美了。这是到青海以来第一次晴天,原来高原的天空是那么蓝,比我记忆中故乡的天还要蓝上许多,代价显而易见,因为大气稀薄,紫外线格外强烈,我知道几天后的我一定会黑上几度。管他呢?我喜欢青海,喜欢茶卡,喜欢放逐自己,大胆出发吧。

第一次吃团餐,青藏高原的水八十度就可以烧开,米饭自然不会如自家一般好吃,白菜、土豆、木耳这些易储存的食物自然都上了餐桌。导员和大姐姐觉得我饭量少,时不时提醒我要多吃,超级感动。

茶卡盐湖为保护生态,自今年起每日限流五万人次,但进入景区时才发现,五万人同样不是小数目,各条主路和公共场所全部挤满了来自各地的游客。在抖音上,茶卡火的一塌糊涂,小火车和红裙子吸引人们争相体验,这里的女性几乎六成以上身上批红:网购或租来的红裙子、导游赠送的披巾。我们三人在下车时果断达成两点共同意见:一、抖音不是好东西,二、不坐小火车。沿着主路向盐湖方向进发,可以看到盐湖整体被划分出几大区域,离出口较近的湖水几近干涸,盐粒和黑色淤泥交织,很难想象被污染前的美丽样貌。世上本有盐湖,踩的人多了,也就成了泥汤。继续前行,脚下的路都是由大块盐粒夯实的,虽然每天被人踩踏,大体依然呈现白色。

目前盐湖有两片大区域可以下水,我们租了三双红色鞋套,由导员试水。漏水,一只鞋卒,最后折中的办法是光脚穿鞋套。盐湖里有各种形状怪异的溶洞,距岸边近的溶洞上都有彩色球作为标示,内部的溶洞需要自己万分小心。湖水不深,最多不过小腿,脚触碰盐的那一刻感觉很松软,湖底之所以能沉积如此多的盐,是因为水中溶解的盐早已饱和,只要稍微溅到身上几滴,不一会儿就会留下大片白色痕迹。

最美的风景在无人深处,最厉害的玩家不过百分之一,我们还年轻,自然向岸的最远处进发。二成玩家在岸边,五成玩家在百米范围内掀起大红披巾,疯狂记录;还有二成走得很远,或拍婚纱照,或拍家庭照,或在湖里撒欢儿蹦迪,全然不顾溶洞。我们作为头号玩家,终于避开所有人群,一骑绝尘,独占最美风光。

说到最美,往往会从心底涌出一些遗憾,可改变距离的已经改变,不可改变的是自然的旨意。湖水白静透亮,游客已远离视线,可缺少了天空的镜面,终归是没有灵魂的,灰暗的云压的人透不过气,从地平线蔓延至头顶。另一面的湛蓝天空浮荡着许多白云,可那是多数人集聚的地方,少了灵气的,泛灰的湖面也让人心生不悦。这里那里,像心头的的朱砂痣。

天公第二次作美,忽然将头上的阴霾一扫而空,再次现出蓝色,虽没有诸位网红摄影师表现的那样美,不过反差带来的欣喜远高于失望,我承担了一部分拍大姐姐的任务。其实在湖中,人美才能支撑起服装美,披巾与红裙不过是为人添一点缀饰,并非必需品。每当看到大妈们身披红袍,拖着臃肿的身体走入湖心,施展老年式乱披风锤法将披肩扬过头顶,挤出一抹邪魅的夕阳之笑时,我都想钻进拍摄者的心中,算一算阳光与阴影之比。美的人自然是美,五官舒适,气质优雅,添一份不错的衣品,怎么拍都是美。男性依然如此,只要干净一些,表现出男性应有的稳重,而不是肚皮可敲鼓、满脸油脂、站姿如过气的老蛤蟆一样,他基本不会太差。 我很喜欢辅导员,他是我从气质,内心,才华等方面都愿意深入了解的一个人。饭桌上他希望自己能给学生一些引导,哪怕一点也起作用,他做到了,悄咪咪成了学习的偶像。我很反感过分追星的人,特别是疯狂的舔着某些流量明星,嘴中不时喊出“坐地排卵”等污秽流行语。我对明星的态度,可以用喜欢、欣赏去形容,谈不上追求,以此为基础,我喜欢李健、程潇。

再谈谈大姐姐,这几天给我的印象十分温婉,笑起来很像程潇,自然,不像有些人,刻意装淑女的笑,却仿得个东施效颦,毫无神韵。如果想表现这样的美,在照片上下的功夫就太多了。人本身是有灵气的,如何将动态的过程凝聚到照片中,往往直接决定了一张照片是有没有思想的。我其实很怕拍得不好,又不敢乱按快门,想着想着,竟也按下许多。也罢,十分之一能成片就算作成功吧。我和导员用了许多种姿势和距离拍摄,最后三人合照,返程,退掉三百元鞋套押金。

很难得呢,如此开心。

晚六点返程,目标黑马河,途中翻过几座山已经记不清了,醒来时司机正走在九曲回肠的盘山路上,那几个180度大转弯摇得我心慌。路上有零零星星的类似蒙古包一样的建筑,还有大批的牦牛、细毛羊。它们国道时,车都会自觉让路,毕竟这一头相当贵了。

团餐与之前一样,不过饱腹足矣。临近傍晚出门散步,八点钟的天边依然有亮光。导员随处发现美,我只能发现大姐姐了。我想傍晚可以出几张暗黑和女性对比的片子,反差大,应该能突出可爱。

据说明天能看日出,暂定五点左右起床。

最后更新于 2023-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