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停尸房中鞭尸

发布于 2018-06-15  215 次阅读


写在前面

都说书籍是知识的停尸房,仔细想来,不反刍的文字则是一具密封更严格的棺材。

你没有出书的资历,自然要经常取它们出来鞭尸,打出血与尿。

以下是我开学时写的假期感悟,虽说只是普通的记录与反思,如今看来,在某些方面依然需要严格对待。

正文如下

我讨厌离别,就像从家出发的那刻起,一如迈出学校的不舍。
现在是深夜,明天后天我们或许就出发了。我一个人在女友的床上躺着,哭了又哭,毫不争气。
第二天,我带她见了父母,又亲自送她回去。我顺着我们来时的路回家,打着手电寻找两个人踩过的痕迹,大的脚印是我的,小的是她的。找到了,我就像个傻子一样兴冲冲的贴上去,想到我们都要走了,又不争气的蹲在地上哭。我是一个连电话都不敢给家人和女友打的懦夫,我惧怕电话一拨出去,一端是亲人的问候,另一端,我早已泣不成声。
还好,回想起来,这一个月我没有成为“葛优”式大学生。扪心而问,我不算一个勤劳的人。我从不主动起床,只是手上的各式电子产品会一个接一个的执行任务。这或许是没成家之前督促自己起床的,呃,最便宜的解决方案了。为了完成见女友的使命,最早六点走两公里路,晚上十点还在走走停停,穿过一个个小巷子回家。体重方面,101.7,二人居然不可思议的一致。对比入学时可以发现,大学有一丝让我堕落的成分,这几斤多余的肉没有产生任何价值,既没有因累脑子不断消耗,也没有因锻炼生成肌肉。大学,万万不能变成我的养猪场。年轻人,不宜久停。

关于人性,学校与书本给我的感觉总是向善向美,不过身边的狼、路旁的狗又不断啃咬这些美与善。大年初一,长辈家的团圆饭没有吃,父母便匆匆离开。我懊恼的问他们,为什么连新年都不和我安稳的过?为什么,因为大人的事情就不肯陪我?结果是,我太年幼了,年幼到还浮于一些人的表面。我们应该相信好人,对于人性的恶劣,亦不能避而不谈。我读大学这半年,父亲的两个亲哥哥不断逼我们一家,平分畸形的家产,为了十几万元,这二人竟肯连亲娘都断绝关系,为钱不仁,六亲不认。这样的人,活着是有多么失败。

小时候,家里经济很困难,在我有限的记忆里,活着、吃罐头、吃水果都是奢侈的事情。“你吃吧,我不饿”“我不愿意吃”也成了父母对我、父亲向母亲撒到现在的慌。父母真的老了,即便不愿意告诉我,告诉我他们有肩周炎,有高血压,受过伤,挨过欺压。我说我不想生孩子,我问父母为什么生我,值得么?他说:“我们尊重你的选择,我生孩子是为了生命的延续,我们看见你就会开心,我们为你而活着”。这就是父母,他们认为自己亏欠子女许多,其实我们永远是得到最多的。

假期不务正业的下了DNF,没有沉迷游戏,而是做了一回商人。玩家笑传DNF是古典资本主义实验基地,十年的老游戏物价没崩溃,很亲切也很开心。DNF中的商品也受供求影响,不符合版本更新规律的东西必然淘汰,未来能产生价值的货物会在某个时间点内疯涨。如果想短期发家,就必须进行短期货物倒卖,时刻关注价格动向。游戏金币比例1:55,我从1000万游戏币起家,一个假期过后,净赚2亿5000万,大概不到500元,不过也摸到了从商的一丢丢门道。提到DNF,我想到一个出现次数很多的名词,叫做“信息不对称”。商人凭借最全的信息,提前几个月就知晓即将推出的活动,不断囤货压价,得到翻倍利润。现实生活中这样的现象比比皆是。服装店一件衣服成本只要五元,但可以卖出五百元的价格,这就是为什么服装店比较冷清,但只要卖出几件,一个月的工资就不用发愁。资本运转一番,利润太高了;各种P2P网贷利用居民上传身份信息,给予几元钱的利润,俗称“薅羊毛”,自己却可以凭借各种信息倒卖获得几十倍、几百倍的利润,赚得不菲的黑心钱。

下半学年的目标,除了基本学业,还要啃完《python程序设计教程》,毕竟python可能是未来小学生都会用的一种语言,不要因为自己是文科生就什么都不去了解,我不因身为一个文科生自卑,但我正尝试着学一些本该学习的基础,希望未来不会过早在技术上与时代脱节。双修嘛,挺好的。

思考

文中的女朋友应该变成妹妹。

用词白话较多,毫无文学色彩。

最后一段至今差一半,即为实现,我没有对自己的言行负责。

优点也有,就是我对文字的客观性负责,我敢写,而没有顺从任何人。

根据文字回溯假期,得到的信息很少,却书写了如此多的文字,甚显多余。

我需要更多的经历,迷路、失败、流浪、远行、痛苦去刺激自己麻木的感官,在下个暑假我会逐一实现。

最后更新于 2023-06-10